自沈画回国前后沈旭文就帮了她不少,也邀请她几次去家里吃顿饭,但从回国到现在为止她都不曾登门拜访,于情于理都有点对不住她舅舅。故而在沈旭文用委屈的语气说他们家不如她那个首富父亲家时,沈画很是尴尬,也意识到自己真有点过了。

  沈画自己都觉得高高在上,不把舅舅放在眼里了,更遑论其他人的想法?

  上门拜访就定在了翌日,沈画原本想着打电话咨询下继母武清去他人家拜访该备些什么礼物,忽而见到了认真学习中的塞壬,心下一动,该是叫塞壬跟她去见见人才是。最主要的是,她担心自己如果不在家的话,塞壬会没有安全感。

  也幸亏沈画想到了这一点,不然塞壬真会暴怒。

  “舅舅?”塞壬抬起头看她。

  沈画颔首,就着塞壬学习的平板翻出照片里沈旭文的照片,问他:“我姥姥和姥爷的儿子,母亲的弟弟,我的舅舅,还记得吗?”

  前两天沈画教塞壬认人,从头到尾,将她的“家人”逐个介绍给塞壬,当然,还有庞大复杂的血脉关系,当时塞壬听得无比嫌弃和困惑,但还是认认真真的记了下来,沈画教他认的人都是“家人”,血缘上有关系的人。

  人鱼在血脉上的关系很淡泊,传承记忆里也没有两条人鱼或者“一家人鱼”生活在一起,因此他还是没法理解人类的感情。但不妨碍他知道沈画的这些“家人”跟路上遇到的其他人不一样,沈画会跟她的“家人”们主动说话,交谈。

  塞壬其实一点也不想自己的伴侣跟其他人一起,但他还是忍住了,目光淡然的看着沈旭文的照片点头:“画的舅舅,沈旭文。”

  沈画啧了一声,塞壬的记忆是真好,毋庸置疑。

  “对,我明天要去舅舅家吃饭,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沈画颇有点期待的看着他。

  “去的。”塞壬应是,一点没有见伴侣娘家人的忐忑,不过事实也的确如此,在不关心的人身上,情绪缺失的人鱼本就不可能有忐忑的心情。

  “那一会儿我们出门去买些礼物,除了舅舅的,还有我未来舅母……”若让沈画自己挑选的话,她定然是直接准备些水果,实用。

  这边沈画扳着指头琢磨,念叨了一会儿,却见塞壬神色复杂的看着她,遂问:“怎么?”

  “画的钱,哪里来?”自从知道钱很重要,并且钱是要“赚”才能得来,塞壬就很担心沈画的“卡”里会没钱,因为她也不曾见到沈画去“做生意”。

  沈画眨着眼睛看他,好半天才乐了,笑道:“塞壬是担心我没钱?”

  塞壬郑重的点头。

  沈画露出一个俏皮的笑容,拉着他去衣帽间从包包里取出钱夹,从卡槽里取出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张卡,还有一张卡藏在暗层里,是瑞文给塞壬的那张。

  一张一张卡拿在手里,塞壬的表情更为复杂:“这里,都有钱?”

  沈画颔首,“我不喜欢把所有的钱放同一张卡里,所以我有很多卡,卡里钱不少。”不过这些卡都是国外的卡,国内的卡她父亲也给了几张,但都在香元山。

  “画做生意?”塞壬现在的思维有些固定,认为赚钱的方式就是做生意。

  沈画听懂了他的意思,当即纠正。

  赚钱方式来自生活方方面面,除做生意外,最主要的还是打工,甚至工地搬砖。她拿最简单的举例,前两天来家里拆卸监控设备的那些技工,便是出卖手艺来赚钱;还有负责打扫的家政;小区里的保安等等,塞壬最眼熟的是门卫室的保安。

  “我也可以做保安赚钱。”塞壬想了下门卫室喝茶聊天的保安,如此说道。

  “噗……”沈画刚喝到嘴里的一口水就喷了出来,呛得直咳,塞壬就扯了纸巾给她擦嘴,全无嫌弃之意。

  沈画望着专注的塞壬,安心的任由他擦拭,完后她心有余悸的把水杯放到一旁,捏了捏塞壬的手指,说:“塞壬,我有钱养你,保安什么的不适合你,以后别想了,乖啊。”

  不是沈画瞧不起保安的职业,而是这个职业真心跟塞壬不搭啊!保安的工作性质看似安全又悠闲,可塞壬他不懂啊,有时候还得给难缠的业主纠缠,以塞壬一言不合就暴力的脾性,保不齐上岗不到三天就会被辞退。

  目前来看,塞壬估计也只是看到了保安的表面,以为很轻松自在呢?

  不得不说,沈画是越来越了解塞壬了。

  被否决的塞壬微微拧了下眉,道:“我也想要钱。”说完后,沈画没说话,他又补充了两个字:“给画。”

  一个男人说想赚钱给你是什么意思?沈画很想不承认这话像告白,像示爱,可听在耳朵里,怎么救那么让人心如鹿撞呢?

  沈画忍着耳根的绯红,拿出瑞文给塞壬的卡说:“塞壬已经给我了呀。”

  塞壬道:“这不是我的,是瑞文的。”

  “可是塞壬你救了瑞文的性命啊。”沈画意图暂时让塞壬打消赚钱的想法,开玩笑,她自己家资丰厚,不提自家父亲,自己也是有实力在身,哪轮得到才上岸不就懵懂的人鱼来养,要是他把自己卖了她还不知道找谁哭去。

  沈画用人类的人情世故讲述了救命之恩与谢礼之间的关系,人命珍贵,所以瑞文会向他道谢,包括给他置办合法的身份,送他来到华国,还给他卡,都是瑞文表达谢意的方式。

  “你想想,如果你没有救瑞文,这世上就不会再有瑞文,他有再多的钱也没法花去,所以他是不是要感谢你呢?”沈画循循善诱,“瑞文给你谢礼是知恩图报,不过你收了他一次谢礼就好,做人也要有分寸,不能见利忘义,更不能贪得无厌。你救了他,他谢了你,你们就扯平了,以后不能再因为救过他就问他索要东西。”

  塞壬细细思索沈画的话,沈画看他肃着脸也不知听没听懂,正欲再次开口,就听塞壬说:“我不是人类,也不行吗?”

  沈画扯了扯嘴角,坚决摇头,继续说:“你在陆地上就是跟我一样的人类,塞壬,我希望你往好的方向发展,而不是变成一个坏蛋。”

  塞壬沉默片刻,道:“像画一样吗?画不是坏蛋?”

  闻言沈画哭笑不得的捶了他一下:“我要是坏蛋你现在早被人捉去研究了,哪还能做我跟前污蔑我是坏蛋?”

  塞壬将沈画的手抓在手心里,不同于人鱼的温暖的手掌,骨头很硬,手却很软,他很喜欢她身上的温度,更喜欢晚上抱着她睡觉时感觉。

  他说:“我都听画的。”

  =v=

  沈旭文得知沈画会带一个朋友一起过来时是挺意外的,他并不记得沈画在国内会有朋友,关系算得上是亲近的应该也就她的两个弟弟才是。

  最后还是沈旭文的未婚妻徐蔚来跟他说沈画回来也一个多月了,而且又待在秦家,也许认识了朋友,让他别介怀,他也就没继续在意,他家也不是供不起另一人的饭。

  然而在看到塞壬之后,沈旭文还是不淡定了。

  金发碧眼的!

  男人!

  沈旭文很不想将塞壬往沈画男朋友那方面想,可思及沈画长期生活在国外,思想上面比时下已经称得上是开放的年轻人们可能还开放些,顿时不安了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