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旭文婚礼的第二天,便是一年一度的光棍节,这光棍节从何而来沈画是不知道,但毫无疑问,在现代人眼中,光棍节已经跟单身狗以及买买买挂钩了。沈画是被秦枫普及了淘宝知识,才知道不仅仅是各大商场,原来网络淘宝才是真正活动力度最广之地。

  可惜她没什么想买,与其花时间买买买,不如研究下她父亲是如何力压那些新闻媒体,以及现在秦老三那个儿子是怎么样了,她可一点不希望父亲是用钱把秦老三儿子的嘴给封住的,像他们那种吸血鬼,一旦开了这个先河就断不会收敛。

  甄妮和滕凤都给沈画打过了电话,甄妮能力有限,所以没说出什么帮忙的话,但滕凤可不一样,滕凤背后的滕家在中央都是能说上话的,只消她一句话的事,沈画这种子虚乌有的事件立马就能给摆平。

  不过,在滕凤主动帮忙前她依然是问了沈画的意见,别到时候帮忙不成反而好心办坏事。并且她还强调了,“姐看你顺眼,别不好意思开口”。

  沈画谢过了滕凤的好意,表示如果有搞不定的地方一定请她帮忙,绝对不是因为不好意思或是不想欠人情才没开口。

  想了想,沈画还是邀请了她们来家里吃饭,特指香元山的家,虽然不是整岁的生日,但也是要吃个蛋糕应应景的,但在电话中她并没明说。秦越那里也把几个好哥们请了来,只是普通的小聚一下,倒不是想要什么礼物。

  塞壬其实是不理解为什么人类会注重出生日期的,但不妨碍他从电视上得知,生日,尤其是对自己重要的人的生日,要给买蛋糕和礼物。

  可是……

  自己的钱都是画给的,拿画的钱给画买礼物,这样真的好吗?

  “画,你有没有想要什么?”不管是不是好,塞壬还是无师自通了需要给画送礼物,只不过礼物的话,应该是画所需要的。

  原谅塞壬,他跟沈画在一起那么多天,是真不知道她缺少什么。

  “今年生日不收礼,收礼只收塞壬。”沈画哪能不知道塞壬的想法,想也没想就双手搭上了他的脖子,凑近。

  “我已经以身相许了。”难得的,塞壬居然幽默了一次。

  沈画被他的话给逗笑了,眨着眼睛无辜的说:“可是,我除了一个叫塞壬的礼物外,其他什么都不想要啊。”

  发现自己被调戏的塞壬:“……”

  见塞壬无语的模样,沈画也不再逗他:“塞壬,我真不需要什么礼物,真要算礼物的话,你出海那次给我带回来的蓝珀我就很喜欢,等过段时间我找个人把它做成项链戴身上。”

  那块蓝珀是塞壬送给她的第一份礼物,贵不贵重是其次,重要的是塞壬的心意,当然了,蓝珀本身也是很贵重的……虽然没那些恐怖的蓝宝石贵重,但意义是不一样的。

  “画喜欢蓝珀?”塞壬这么理解。

  沈画摇摇头又点点头,果不其然的看到了塞壬的茫然,也不跟他装深沉,以塞壬习惯性的思维模式,他是不会挂拐弯抹角去揣测人类心思的。

  “因为是你送的,所以我才会喜欢,哪怕你送的不是蓝珀,只是一块石头,我也喜欢。”沈画说着,突然被自己给小小感动了一把。

  塞壬略一思考,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只是因为我,对吗?”

  “对,只是因为你。”沈画郑重的点头。

  别人的恋爱都是你侬我侬,更直白的表达方式是滚床单,要不然就是深沉的放在心里。可跟人鱼谈恋爱,那些所谓的形式主义还是得抛弃到一旁,该说的就说,该表达的就表达,以目前塞壬对人类的了解以及模仿人类的思维方式,你不点破,他永远不会去猜,更不会对号入座。

  “我会送画很多很多宝石。”塞壬这么说着便压上了她的唇。

  沈画都来不及黑线一下,就被塞壬给带偏了心思。

  她是真不想让塞壬有事没事就十天半月往海上跑,还要辛辛苦苦的道海底去捞金,但转念一想,既然都是无主之宝,不捞的话也只是在深海中蒙尘,宝石还好,黄金腐蚀速度虽慢,但总归有磨损。若是这样的话,倒不如真让塞壬全给捞回来,做个超级首富得了。

  整理了衣服头发,确保唇上也没有留下什么可以痕迹后,沈画便准备下楼,塞壬没动静,他要继续研究他的设计,沈画也都由着他。

  不巧,在楼梯口遇上了神色憔悴的秦筱然。

  秦筱然重感冒请了两天假,昨天又发起了烧,不过到晚上时已经退了烧,沈画本想着两人虽然八字不合好歹住在同一屋檐下,也该去看看她,但被佣人告知她很早就睡了,也就作罢。

  然而就这么两天的折腾,沈画就感觉秦筱然瘦了一圈,原先还带着些许婴儿肥的脸蛋此时已经瘪了下去,人瞧着也没什么精神,但她却化了妆,穿好了衣服,俨然一副整装待发的模样。

  “你要出门?”沈画皱眉问,她一眼就能看出秦筱然的病没好利索,今天又是周末,她应该在家好好休息养病才是,怎么一副要出门的样子。

  “不关你的事。”秦筱然冷淡的说,她的声音很沙哑,像是许久都没有喝过水。

  说着,她就先沈画一步想要下楼,倏地脑袋整个天旋地转,人一个晃悠,沈画忙抬手将她扶助,却被嫌弃的挥开。

  秦筱然狠狠的闭上眼,又睁开,将那晕眩的感觉甩去,顾不得一旁的沈画,提着包就快速下了楼,秦越看到她那化了妆都遮不住的不好的气色还关心她的身体,但秦筱然理都没理他,径自离开了。

  待沈画下楼,秦越转向她,不确定的问:“你惹她了?”

  闻言沈画翻了个白眼:“我还不会跟一个病人计较。”说着,她又蹙起了眉,说:“你看看送她的司机是谁,给司机打个电话,让他看好秦筱然,实在不行直接送她去医院。”

  秦越心说我怎么知道司机是谁,我又不是你佣人……但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而已,敢当着沈画的面说出来,绝对是挨揍的份。

  没一会儿沈画就接到了甄妮的电话,说她和滕凤已经出发了,保证中午饭前能到。

  其实沈画也只是当朋友们在一起聚个餐,谁让她回国这么久,也只交到了这么几个朋友,不过细算的话,或许赵风华也能算上,但还没有到过个生日吃个饭就能邀请的地步。

  朋友们来之前,秦江海先回了家,满身的风尘仆仆,周身环绕着冷厉的气息,有来自上位者不怒而威的气势,这样的父亲,让沈画有些陌生。

  但也仅仅是那么两分钟的陌生,见到沈画后,秦江海便褪下了那难以亲近的外衣,立刻就道:“画画,生日快乐。”

  仿佛一瞬间冰雪消融。

  沈画能感觉出父亲的疲倦,但是疲倦之下已无昨天的愤怒,她没直接追问秦老三儿子闹出来的事,笑着回道:“谢谢爸爸。”

  一旁秦越也眼巴巴的看着,跟个小媳妇似的,欲张嘴,又很害羞。

  秦江海的目光移到他身上,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不少,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