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似乎也知道底下等候的众人心急,因此致辞简洁明了,但在让底下等候鉴定的人员上台近距离观察前,大屏幕上先是放出了一段视频。

  视频内容是关于这块蓝宝石的切割,天然的蓝宝石不会是如此圆润光滑的外表,而去除的边角料,则是可用仪器检测的,众人这才发现,在那蓝宝石展示台的旁边,还有一个小盒子,小盒子里装的是当初切割后落下的一小部分边角料。

  至这时候,支持人也没再废话,退开了两步,让人上前观看以及存着质疑的人的鉴定。

  上去的人一次不超过三个,刚好是一张邀请函能入场的最高人数上限。

  目测至少不下三百号人,滕凤开始认真的思考,要不干脆跟赵风华一样,直接找沈画开后门得了。

  沈画自是知道这一组一组上去鉴定估计花的时间不会短,因此她才特地挑了靠后的位子,然后等候的时间,她就研究名单。

  这名单是她让人搜罗来的世界各地的有名气或者民间设计师,在siren正式出现在公众视线前,起码要做出一些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来,不是她不信任塞壬,还是那句话,塞壬只有一个人一双手,他不可能一个人包揽那么多的活计。

  现在不少世界顶级珠宝能打出自己的名气都有一个依靠,要么是工艺,要么是材料,siren要做的话,完全可以从材料方面入手。便如一个靠水晶成为口碑的品牌,水晶价格比起宝石来要低,但为什么能深受顾客喜爱呢?与设计、精准的切割还有其璀璨夺目脱不了干系,既然水晶可以闻名于世,没理由宝石不行。

  沈画觉得塞壬设计的那个海妖logo就很具有代表性,倒是可以考虑从这方面入手。

  “沈画,你在做什么呢?”滕凤跟赵绝代聊了会儿,发现沈画没了声音,不由朝她看过去。

  “找设计师。”沈画也没隐瞒。

  “珠宝设计师?”滕凤还记得沈画之前跟她们说塞壬以后开珠宝店的事,甚至连海纳百川的柜台都拿了下来,所以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珠宝设计师这方面。

  沈画颔首,“这是我搜集来的设计师名单,有些是有名气的,有些是潜力股,还有些民间高手,不过人太多也不好做删选。”并且,她也不知道能不能把人给弄来,一些有名气的是宁愿自己开工作室,也不愿给人打工的。

  滕凤对这方面倒没什么研究,而且大多数一看就是外国人名,他们家庭的特殊性导致连出国都是问题,更别谈知晓外国设计师了。所以这事她还真帮不上忙。

  倒是赵绝代突然开口:“我知道一位手艺极好的老师傅,不过……”

  “不过什么?”沈画忙问。

  “不过这位老师傅不愿受任何人的招揽,连带他手底下的几个徒弟也是如此,宁愿窝在自己的小作坊里,也不乐意被大珠宝公司高薪聘请。”赵绝代慢条斯理的说。

  这个形容词……

  “你说的该不是那位……?”滕凤疑惑的开口。

  赵绝代眯着眼点了点头。

  “你们俩打什么哑谜呢?”沈画不由出声,“那位老师傅什么来头,跟我具体说说呗。”说着她看了下时间,这不知不觉的都过去快一个小时了,眼瞧着也临近午饭时间,遂道:“我们边吃边说吧,晚点等人散了我再带你们看蓝宝石。”

  “难道那蓝宝石没打算出手?”赵绝代有些意外,他瞧着这么大个阵仗,分明就是让人知晓然后估价出手。虽然他主要关心的还是滕凤,但也一直留心展台那边,几乎所有上去的鉴定师都是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不出意外的话,是真品无疑。

  听闻他的话沈画也没做回答,只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三人一同离开了会场,直接去吃饭,本来沈画还想问问秦越要不要把赵方华他们一起喊来,但没料他们几个兴致勃勃的去看宝石了。

  “我舅母喜欢珠宝,钟爱红宝石,蓝宝石次之,今天没来估计是怕自己看到那么大的宝石会走不动路。”滕凤毫不客气的揭自家人的短,一点也没愧疚感。

  沈画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滕凤说的舅母是郭雨亭的母亲,看来滕凤跟她那位舅母关系不错。

  高级酒店最好的地方在于菜品多样,无论是华国本地的八大菜系还是法国英国意大利菜,基本常见的都能提供。

  比较有趣的是赵绝代,坐上餐桌是他看着那厚厚的国外菜单立刻就摇头鄙夷:“最美不过我大华国的米饭白菜。”

  “别理他,他就一饭桶,我们吃我们的。”滕凤很是嫌弃。

  “我怎么就饭桶了?我们华国人本就是吃米长大的。”赵绝代不满地反驳。

  滕凤斜了他一眼,淡淡道:“但是没有哪个华国人一顿饭要吃一盆米饭,而且一天三餐每餐都必须这个分量,起码我是没见过。”她说完赵绝代就下意识想要反驳,她却又补充:“还有吃个牛排一餐要二十块牛排的你没资格说话。”

  赵绝代:“……”

  沈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脑补出以前滕凤和赵绝代一起吃饭,然后滕凤目瞪口呆的看着赵绝代一连点二十份牛排狼吞虎咽的模样,好想笑。

  但沈画很快又发现,滕凤嘴上特别嫌弃,但手下点的菜都是分量十足的华国菜,比如,但看着就特别诱人的蹄髈。

  某人口是心非啊……

  察觉到沈画目光的毫不遮掩,滕凤抬头朝她看去,见她脸上带着戏谑,顿时有些不自在,脱口问:“你看什么呢?”

  “嗯……”沈画单手撑着下巴,笑吟吟的看着她,不紧不慢说:“没看什么,只是细细品味狗粮的味道。”

  “什么跟什……”话到一半,滕凤猛地反应过来她的意思,耳尖迅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当即就把菜单扔到她面前命令道:“点菜!”

  “好吧,我点菜。”沈画拿起菜单,笑容更甚。

  赵绝代则是给她一个赞赏的目光,之前他就对这位秦大小姐挺感兴趣的,不过他感兴趣的原因是她的“其貌不扬”,后来虽然被澄清了但也一直没露过面,就一直想见见她本人的。结果看过之后才发现,人一点也不丑,相反还是个正常男人见到都忍不住多看两眼的大美女,性格……虽然接触时间不长,可能让滕凤和他哥交为朋友的,就不会是品性差的。这性格,他也是觉得挺不错,虽然是豪门千金,却没有那种眼高于顶的态度。

  等到菜点的差不多后,沈画重新问起了那位“老师傅”。

  滕凤对那位老师傅也是知道一些的,但并不如赵绝代知道的多,所以赵绝代很自觉地给沈画说起了那位老师傅。

  老师傅姓刘,祖上就是做首饰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