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画坐上了回瑞士的飞机,但是心里一直不踏实,还莫名的有些心虚。

  为什么要心虚呢?她并没有一声不吭一走了之不是吗?

  可是仔细想想,塞壬虽然是个成年人的身体,但他的思想意识比一个一片空白的婴儿好不到哪去,就这么跟他道别总有种将自家孩子抛弃的心虚感。

  而她离开的时候塞壬是目送着她离开的,不知道塞壬对她离开有没有抱怨,还是只是好奇。如果长时间的看不到她,又会不会发脾气不高兴?

  沈画终是体会了一次坐立难安,手机一直在手上转来转去,很想给塞壬打个电话过去,可电话里说了又能如何?塞壬很多词都理解不了,说不定连她离开前那些告别话语都没能听懂。不,不对,不是说不定没听懂,而是肯定没听懂,一直说给塞壬听,无非是自欺欺人罢了。

  塞壬,你在海里要过得好好的。

  ……这么一想,沈画又感觉自己是一个撩完了人家不负责任的负心汉。

  沈画:这世界简直不能好了。

  就这么带着抛弃儿子的心虚和负心汉心情沈画回了瑞士,期间手机也没响过,不知道塞壬反应过来她是真离开之后会不会一怒之下把她给他购置的衣服手机什么都给撕碎,凭塞壬的能力,撕碎那些东西完全不在话下。

  唉,塞壬啊塞壬,怎么姐没走的时候不觉得,走了之后才发现好像有点太过在意你呢?

  不管是太过在意还是一般般在意,沈画都不能如何,去一趟意大利,就当是做了一个梦,还是个又酸又甜的梦吧,人鱼这种生物,还是继续存在于童话故事里比较好。

  =v=

  特罗佩阿。

  塞壬已经感受不到熟悉之人的情绪,人鱼感受不到他所在意的那个人的情绪,要么是因为她脑死亡,要么是她已经死去,要么……是距离太远。

  人鱼很聪明,连人鱼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能记住那么多字词,纵然有少许词义无法理解,但不妨碍他知道什么叫“我要走了”,这是沈画从离开意大利前一天就跟塞壬说过的。

  只是,塞壬并不知道沈画的“走”竟然是走了那么远,远到超出了他的辨识范围。

  在察觉出这个真相后塞壬是愤怒的,愤怒中的塞壬造成了可怕的杀伤力,鱼类、贝类甚至……人类。

  被牵连的是一群意图毁尸灭迹的不法分子,可能也是这群不法分子活该,哪里不好选偏偏选择了塞壬和沈画曾经的秘密基地,塞壬半个身子在海面上,鱼尾则在水中,因此那群突然扛着三个麻袋偷偷摸摸想把麻袋绑上石头沉入大海时看到了他。

  作案时被人看到了又当如何?自然是杀人灭口。

  本来几个不法分子杀个人绝对不会这么小心翼翼,问题在于麻袋里他们要解决的这个人身份比较特殊,绝对不能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不说让人一辈子找不着尸体,至少越晚被人发现越好,如今被人直直的瞧了去,心里本就没谱的几个人登时头皮炸了,其中两人想也没想就掏出了手枪对准塞壬。

  塞壬是见过枪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