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忌着有舅舅在,秦枫在接下来跟沈画的聊天中情绪收敛了很多,仿佛先前看到沈画就激动拥抱求关爱的人不是他。

  沈旭文真怀疑如果外甥女和小外甥不是姐弟,小外甥是不是会疯狂追求外甥女了。

  小外甥对姐姐的关怀简直辣眼睛。

  其实人跟人之间还是讲究缘分这个东西,秦枫也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见到沈画的时候就特别亲切,后来是因为沈画给他展露的一手让他万分崇拜,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沈画已经成了他心里最重要的人,连自家老爹都得靠边。

  “姐,你什么时候回家啊?”秦枫最关心的还是这一点,虽然他已经知道舅舅在月光城给姐姐买了房子,可到底不是自家。

  沈画没直接回答,而是趁着沈旭文去洗手间的时候才说:“姐有打算,别担心。”

  “……姐,你是不是在生二哥的气?”秦枫小心翼翼的问,其实也不用沈画说他自己得知方武奇干的那些蠢事时都想把他哥给揍一顿。

  沈画不温不火道:“秦越的性子需要收一收了。”

  对这一点秦枫还是很赞同的,他沉着脸说:“姐,我一定会让二哥亲自去月光城跟你道歉,如果他不道歉,我就把他卡里的钱全挪走。”

  闻言沈画整张脸都形成了一个囧字,“姐教你玩电脑不是让你干坏事的……”

  “我没干坏事啊,二哥卡里的钱都是爸爸的,我帮他还给爸爸。”秦枫很无辜的眨着眼。

  ……秦二少,你自求多福。

  一顿饭吃到尾声,沈画才想到另一件事问舅舅道:“我那个婚约舅舅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沈画知道这件事还是两年前姥爷过世后姥姥无意中透露的,那个时候她才知道自己竟然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就“被指婚”给了周家三少爷。两年前姥姥会透露也是因为华国这边沈画的“未来婆婆”徐沉凝打电话问候支支吾吾提到了婚约,不,准确的说是当年周家的聘礼,话里话外的意思大概是想收回聘礼,姥姥没细说,沈画也不是太清楚。

  沈旭文脸上的笑容渐渐没了,眉头拧起,没等他开口秦枫就先道:“周尚儒不是个好东西,姐你千万不能跟他订婚结婚。”

  “的确不是个好东西,跟秦越一样的性子。”沈旭文冷哼。

  秦枫:“……”虽然是事实但舅舅你这么直白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秦枫年纪毕竟不大,沈画还在娘胎里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他知道自家大姐跟周三少的婚约时间也不长,其中缘由更无从得知。

  沈旭文抽了根烟组织了下语言,才将过去那个婚约事宜跟姐弟二人说明。

  婚约其实也不复杂,纯粹是两个好闺蜜以及两个好朋友之间的约定。沈画的母亲沈铃兰和徐沉凝是无话不谈的闺蜜,而且同年同月同日生,颇为有缘,在外都是姐妹相称;秦江海和周虞康则是发小,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的那种,大学后结识了沈铃兰和徐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