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画说回月光城,一是为将水哥和木哥带来,二是拿“聘礼”,二十年前周家给的“聘礼”。

  在目睹车祸后,之后每天娱乐新闻头条都是周三少与花旦梁莹莹,似乎是解除了封印,后续周尚儒与梁莹莹基本同进同出,并被曝光已经同居见家长。

  以周家如今在帝都的地位,要想压制舆论八卦不是难事,所以周尚儒和梁莹莹的行踪绝对是周家有意放出。

  沈画回月光城的当天又曝出了一条新闻——周三少与秦大小姐有婚约在身。

  并在当天下午,周尚儒出现在梁莹莹的记者招待会上,深情款款的表达了对梁莹莹的爱意,承诺此生不渝,还顺带嘲讽了下二十年前的包办婚姻,他们周家拒不承认。

  周家这等于是明晃晃的一巴掌扇在了秦家脸上。

  秦江海接到周虞康电话的时候还挺意外,他们已经有好久没联系了,都彼此忙着各自的工作,天南地北的飞,所以本来抱着挺乐呵的心情接电话的他在听到老朋友支支吾吾的尴尬声并保证打死那个兔崽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

  随后,秦江海就炸了。

  他跟周虞康相识多年,对对方的人品也是熟知,早些年徐沉凝和他的妻子沈铃兰也是极好的闺蜜,冲着周虞康的人品,他们两个男人默认了“指腹为婚”。但这十多年近二十年下来,周虞康也知道自家老三是个什么样,两人也曾就儿女问题达成共识——婚约不作数,彼此烂在肚子里。

  可周虞康万万没想到,平静的池水会被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打破,儿子会知道他的婚约自是从妻子那里得知,他在看到新闻后立刻质问了妻子,妻子承认是她告诉了儿子婚约的事,顺道还跟他吐槽秦江海的女儿如何如何不好云云,后面的话周虞康没细听,匆匆挂电话后就跟秦江海赔礼道歉来了。

  但周尚儒此举无疑捅了马蜂窝,秦大小姐被周三少嫌弃除外,更有后续报道指出秦大小姐胸无点墨、容貌丑陋等等负面消息,所以才会被“未婚夫”厌弃。

  看到这些报道的沈画简直不知该用何种表情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她上过杂志报道,但无一例外是她的研究成果获奖照片,不想这回到国内没多久,她就以这种方式毫无预兆的变成了“红人”。

  ……

  秦家的人,包括秦越在内都炸了。

  沈画回家的时候秦越正抱着手机喷火,“周尚儒,你tmd有种再说一次,老子弄死你!”

  “我要是日了你妹妹提裤子走人,你还会不会当只是个玩笑?”

  “我艹……”

  姐弟俩碰了个面对面,第二眼秦越就看到了两只假狮子水哥和木哥,水哥和木哥目光深沉的望着他。

  秦越:“……”

  沈画情绪平静,似乎不知道自己一夜之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的事,这就让秦越更为难,也更心虚了。

  毕竟后续新闻上所写的贬低沈画的一干言辞大部分都是出自他口,是他在跟周尚儒等人一起时透露出来,而且自从沈画回来后他秦二少也吃了瘪,因此在那几个哥们面前几乎将沈画形容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当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