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画发誓,她真是出于好心想将他带走,但却在他这里遭到了拒绝。

  “一会儿该有警察来了。”沈画可不想背负个故意伤人罪。

  可男人却完全在状态之外,全然没有紧张,抛开偶然出现的杀气,而这杀气还只是由眼神体现,从头到尾他的表情都没太大变化。

  情感缺失?

  沈画头痛的看着这古怪的男人,男人也看着她,他对她的情绪有些好奇,不是任何他所熟悉的恐惧绝望贪婪或者高兴,而是一种陌生的情绪——他总是搞不懂人类的想法。

  但她要带他走这点他从她的举动中看懂了。

  被海浪拍上岸已经让他尤为不适,他迫不及待想回去海里,带他去距离海边更远的地方,无异于自寻死路。

  警鸣声从海岸线上传来,沈画登时皱眉,忙又转向淡定的某人,道:“警察来了,我们必须……”“走”还未说出口,尖叫声已经卡在了喉咙里,因为男人再次抓住了她的手。

  沈画对他的指甲已经有了心理阴影,能强忍着没叫出来已经是她心理强大。

  恐惧、愤怒、伤心等负面情绪是人鱼的最爱,男人略为郁闷的看了她一眼,他饿了,而诱人的美味就在身边,人鱼的自制力可没那么好。

  索性这次他用的力道并不大,沈画也极快的收敛了恐惧,这在无意中救了她一次。

  男人抓着她的手放到了自己左边肋骨的位置,冰冷有些发干的皮肤下,很明显能摸出两根交叉的骨头。在沈画对人体构造的记忆中,骨头是不可能有交叉的,除非受了伤。

  正因他的骨头移了位,所以才无法动吗?沈画有些惊讶,但更多的还是紧张,两根骨头交叉到这种份上,还是肋骨,要是不小心戳中了肺怎么办?

  “不行,你得去看医生,你的伤太重了。”沈画到现在才知道他的伤势比她眼睛看到的还要严重,而且骨头错位,不就医如何能行?

  “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回来。”沈画说的同时还做手势示意,然后小心翼翼把他套在身上略显不伦不类的粉色防晒外套脱下,红着脸扔到重点部位,“不要拿下来。”

  男人并没有拦她,只淡漠的看着她离开,但她只走出几米远,良好的视力让她一眼就看到两百米开外穿着制服的警察,正随着一个脑袋顶着白纱布的人往她的方向走来。

  “该死!”沈画暗骂一声,转身往男人那边跑去。

  男人看着又返回的沈画也没露出意外,人鱼的情绪不会那么明显。

  沈画快速走到他身边后就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寒子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寒子夜并收藏一吻成瘾:人鱼老公太凶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