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朝曦一手扶着肚子,疲惫地靠在了马车上,手微微有些发抖,“你不明白!”

  盛如清皱了眉,“我去同豫王殿下说清楚!”

  “你还想自投罗网吗?你可知道,现在在找靖阳的,不止我家殿下一个人,还有温珂,甚至还有一个同温珂联手的那个幕后之人,你知道现在能找到靖阳唯一的方式是什么吗?是你啊盛大人!”

  这三方的势力,或者还有更多的人,都费尽心思的想要抓住她。

  可是现在能抓住她的诱饵,在众人看来,也只有盛如清了吧!

  甚至是皇帝小弟对这件事都是放任的,皇帝认识盛如清这么多年了,难道会不知道盛如清根本不会对一个婴孩下手的吗?

  可皇帝这小子仍然作壁上观,怕是目的也是为了引出靖阳来吧。

  所以盛如清很危险,非常的危险,再加上这次镜门门主来了,看起来并没有多重视盛如清,皇帝心中肯定有一杆称了,应该清楚盛如清是上一任镜门门主派下山的,和这个新门主关系一般。

  所以意外死了,也是没事的!

  皇帝小弟都这样的态度了,还能指望别人对盛如清手下留情?

  顾朝曦看向了盛如清,“你以为我是将你救出刑部吗?刑部对你来说才是最幸福的地方了,只要你出了刑部,一旦被释放,你一定会被劫走,至于被谁劫走,就要看谁的本事大了!”

  所以她才提前一步动手,提前将盛如清带出来。

  盛如清在刑部的事情她自然是知道一些的,因为豫王是打着她的名义说的,自然是和她说清楚了,以防对不上这口供,她知道豫王给了刑部一种药,说什么三日后如果盛如清没有暴毙,就是清白的,就可以放盛如清出来了。

  那什么子虚乌有的毒药和解药,根本就是假的。

  她猜测豫王是想要找出那个抱走小十七的人,若是三日内都没人来偷偷取解药,在豫王看来,那盛如清的嫌疑就是最大的。

  如此一来,盛如清从刑部被放出来,那才是真正的开始,豫王,温珂,或者是和温珂联手的那个人,又或者干脆是皇帝,直接劫走盛如清,威胁靖阳出来,他们可以用比刑部更狠的手段。

  豫王暂且不说,那个帮助温珂带走小十七的人,目的就是她靖阳,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盛如清。

  盛如清的眸光落到了顾朝曦身上,“可我若是走了,你怎么办?”

  小郡主现在被人掳走,竟然还说是靖阳将孩子带走的。

  这简直就是可笑了!

  说小十七被靖阳掳走,那群想要陷害靖阳的人却不知,靖阳便是小十七的生母,又怎么会掳走小十七?

  “放心,只要你在镜山躲个十年八年的,然后我再偷偷藏起来,那些人找不到能威胁靖阳的人,这件事就解决了,你也很久没有回镜山了吧,记得你我初识的时候,你最大的愿望就是回镜山!”

  盛如清垂眸笑了,“当年的确是,现在……”

  现在却是不想回去了!

  顾朝曦没听他说什么,直接翻出包袱放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凰斗,神医嫡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一勺拌饭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勺拌饭酱并收藏帝凰斗,神医嫡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