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朝曦感觉有一道雷劈了下来,将她劈的是外焦里嫩。

  她特娘的又是黑帷帽又是黑袍,恨不得将自己裹成一个粽子,就连说话都让王贵妃代劳,不敢吭一声,为的是什么?

  为的就是不让这小子发现!

  毕竟当初在元国的时候,她都吃了皱皮毒药,成了一个老太太了,他一眼就认出来了。

  所以那时候去太后寝宫的时候,她知道他去了偏殿,她才冲了进去给太后号了脉,得知太后是中了什么毒,也是为了避开他。

  可现在怎么就碰上了呢?

  皇宫大大小小的路都有上千条了,他是怎么找到她的?

  她之前还特意在马蹄上绑了布,而且这是太子的马车啊!

  他是怎么知道的?

  几滴冷汗从头上掉下,顾朝曦默默地将刚碰到帘子的手收了回来。

  现在马车里除了她,就只有两个被毒晕过去的,还有一个死人。

  没有人能代她说话了。

  她要出去吗?

  可是出去该如何解释?难不成告诉豫王,她就是靖阳……

  “你怕是无法逃出宫,我可以保你出宫!”豫王看向了前面的马车。

  他方才感觉到了马车之中一阵打斗,然后王贵妃就再没有出过声,包括他刚才出现,王贵妃也没有开口,现在应该不是晕过去便是已遇害。

  然他说完,马车之中依旧静悄悄的。

  豫王抬步上前,就要去掀马车帘,突然从里面飞出一个东西,豫王顺手一接,是一个杯子。

  杯子?

  要对他下毒?

  不过他百毒不侵,靖阳应该不知。

  顾朝曦在马车里已经完全崩溃了,她就是感觉到豫王接近,然后顺手拿起个什么东西丢了出去,可是接下来怎么办,总不能丢给茶壶吧!

  完了!

  这下完了!

  “禁军一炷香时间便会过来,同我走,是最好的选择!”豫王伸手抓住了帘子。

  顾朝曦急忙和穿着同样黑袍的死人坐在了一处,摆成了同一个动作。

  一会儿豫王进来,她就装死好了。

  反正她现在伤口还在流血……

  她也知道禁军马上就会过来,她也想跑啊,可是现在怎么跑?

  豫王要带走靖阳,又是何意?

  想从自己身上套消息?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身后有什么东西飞来,豫王堪堪一躲,那枚石头直接砸进了马车里。

  顾朝曦亦是懵了一下。

  豫王皱眉,回头看向了黑漆漆的路的尽头。

  “豫王殿下,放她走吧!”

  这道声音响起的同时,盛如清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

  他听闻了宫中的变动,圣上急召,刚入了宫就听到了禁军在四处搜捕靖阳。

  从盛府到宫中,他走路甚至都是飘着的,仿佛总是踏不在实地上,总有种不真实在做梦的感觉。

  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二十年了,已经二十年了!

  或许,里面的那个人不是她。

  但是能惊动圣上让他来认人的,定和公主有很深的渊源吧!

&emsp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帝凰斗,神医嫡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一勺拌饭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勺拌饭酱并收藏帝凰斗,神医嫡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