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天清早,周庚身受重伤,连夜坐飞机赶回纽约肯尼迪机场。

  只是他刚下飞机,还没来得及打个电话安顿一下,就被早早收到消息的绝命堂成员给护送着回到了绝命堂在唐人街的那处隐秘据点,也就是唐人街边缘的那栋四合院。

  说是护送,实际上那三个初入凝神期的人,都只是来负责看押周庚而已,毕竟说的不好听点,周庚现在可是同门相残的嫌疑人。

  一行人进了四合院,那三个带着周庚回来的成员根本就没迈过门槛,便直接转身告辞。

  而周庚则是进了大院,挨个向在场的三位执事和蒋辰行礼,“弟子见过师父,三位执事。”

  至于同样在场的魏凡,则是被他直接给无视掉了,甚至周庚还意味深长的眯着眼睛打量了魏凡几眼,魏凡却装作浑然不知。

  “不是早都打电话通知你回来了吗?怎么还是耽搁了一天?”蒋辰双手背在身后,略有不快的皱着眉头。

  周庚闻言不禁一怔,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回道:“在南非有些事情,耽搁了。”

  他最终还是没说自己其实是去找刘怀东干了一架,毕竟没干过刘怀东,甚至还差点把命留下,除了自己的一身内伤外,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说出来也只是要解释的事情更多了而已。

  “有些事情?哼,我看你是想做好善后工作吧!”徐龙象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朝周庚伸出右手,“把你出发前,在绝命堂领的那份软筋散拿出来。”

  “这个……”

  听到徐龙象竟然有这个要求,周庚顿时有些尴尬,脑门上也是不自觉的渗出了几分冷汗。

  软筋散自己出发前,倒的确是领了一份,不光是他,连夏侯军和魏凡也都各自在绝命堂领了一份这东西,可是他的那份,已经在昨晚和刘怀东交手时用在刘怀东身上了啊!

  这软筋散饶是整个绝命堂,甚至整个毒师界,也只有白虎执事邱岩能配出来。

  已经用掉的东西,周庚怎么可能凭空再变出来一份交给徐龙象?

  看到他扭扭捏捏举棋不定的样子,徐龙象不由得竖起剑眉,冷声喝问道:“怎么,拿不出来?”

  “这……回禀青龙执事,实际上昨晚我回来之前,先去找刘怀东打了一场,那份软筋散也已经……用在刘怀东身上了。”

  周庚说出这个理由时,心都在狂跳不已,天知道为什么,明明说的是真话,可当他在面对徐龙象那横眉冷对一脸杀机的怒容时,心里却总是战战兢兢的好像自己在说谎似的。

  “用在刘怀东身上了?”

  徐龙象眉头一皱,目光如炬的死死盯着周庚,“如果我没记错,蒋辰应该是昨天早上就通知你回来了吧?接到你师父的通知,为什么不马上会绝命堂,还要去找刘怀东?”

  “我当然是想用刘怀东的尸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夏侯军被杀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被人再三逼问下,周庚心里

  也难免有了几分火气,毕竟现在这场面,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特么憋屈了。

  徐龙象冷哼一声,再次沉声逼问道:“你想证明自己的清白?那么好,结果呢?”

  “结果,我……我不是刘怀东的对手。”

  “呵呵,我看你不是想证明自己的清白,根本就是跟刘怀东合谋杀害同门,现在事情暴露了就想杀刘怀东灭口吧?”

  这回还没等徐龙象开口,邱岩就抢先说道:“刘怀东什么修为你什么修为?你和魏凡单打独斗根本不可能是刘怀东的对手,这点连我徒弟魏凡都知道,你这个号称大智近妖的家伙会不知道?”

  “而你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依然去找刘怀东,只有两个可能,要么就是你已经乱了阵脚,要么就是你去找刘怀东,根本就是做戏给我们看的!”

  邱岩这番话说完,可谓是字字珠心。

  正是这样一番分明强词夺理,但却毫无破绽的话,让周庚竟然都无法反驳半句。

  心里无比憋屈的周庚,此刻唯有低垂着脑袋,站在几位长辈和魏凡面前,双拳攥的死死的,牙关也咬的吱吱作响。

  始终在旁边皱着眉头的蒋辰,似乎有意想为自己的弟子辩解几句,可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现在事实就摆在他面前,几乎所有不利的点,都是指向周庚的,而此刻的周庚就特么是黄泥掉在裤裆里,说不是屎也是屎了。

  就在周庚心里憋着一股气,恨的咬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都市超级医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道君只为原作者老黄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老黄羽并收藏都市超级医生最新章节